产品分类
利川山江农业有限公司
地址:中国 湖北 利川市 汪营镇齐跃桥村11组
电话:0718 7104088
传真:0718 7218038
网址:http://www.918.com
龙8官网首页您当前的位置: > 龙8官网首页 >
东证资管昔日灵魂人物皆另起炉灶,主动权益基金缺乏“一哥”成隐
点击: ,时间:2022-05-25 14:50

html模版东证资管昔日灵魂人物皆另起炉灶,主动权益基金缺乏“一哥”成隐忧

红周刊 | 张桔

近期公募基金状元赵诣可能转会泉果基金的传闻闹得沸沸扬扬,而一手打造了东方证券资产管理公司的王国斌如今又新开了个人系公募,大肆的招兵买马也让睿远的风头被瞬间抢走。但无论是泉果的王国斌还是睿远的陈光明,再加上奔私创立和谐汇一的林鹏,实际都是从东证资管走出来的权益投资大咖。

在核心人物纷纷另起炉灶的同时,东证资管如今的主动权益基金经理团队现状如何呢?《红周刊》利用天天基金网的统计,该公司目前管理主动权益类基金产品的经理约为16人,但是从业经验却是分化明显:其中有7人的任职时长超过6年但未满7年,但剩余的9人基本只是1年或两年的岗位管理经验。比较特殊的是,公司现任总经理张锋早年在信诚担任基金经理大约3年半,但间隔多年后在东证资管重上一线,目前在东证资管管理产品不到两年,其在管产品今年净值下跌均超过15%。

而对于超半数年轻舵手如何传承公司价投文化的问题,上海某券商分析师王晓明指出,本质上讲价值投资就是获得回报的大部分都是来自企业业绩的增长。那么有可能存在对成长性的不同解读,有些成长来自于行业格局的变化,有些又来自竞争力,这些思路对基金经理如何看待企业、如何调仓产生了较大影响。评判这类基金经理还是看他是否言行一致、知行合一,可是东方红似乎有股票池,许多基金的重仓有雷同现象,这对判断也造成了一定影响。

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透露,目前东证资管“固收+”中的股票部分还是由固收部门负责,而不是由权益部门负责,并没有因为饶刚的离任受到影响。但是在股票配置方面还是以行业龙头为主,似乎还是受到了一些公司内部权益类产品的影响。

权益基金经理任职6年是分水岭

孙伟、刚登峰等人接班林鹏尚存难度

如果说某种程度王国斌和陈光明是东证资管的奠基者,则林鹏是实打实从投资一线走出来的明星基金经理。2017年时,他拿下了内地权益类基金的状元,开创了属于东证资管的林鹏时代,但是在林鹏奔私后,媒体和基民热衷在现有团队中选择后林鹏时代的接班人,但是却发现这种选择似乎难度不小。

从文首分析可见,公司的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基本可以分为两个阵营,其中任职达到6年是一道分水岭,虽然6年的时长在很多内地头部公募中还算不上老将,但是在东方红就已经是属于经验丰富的一类舵手了,他们包括孙伟、刚登峰、周云、秦绪文、王延飞、韩冬、张锋。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除去总经理张锋外,周云是公司的权益投资部副总经理,孙伟和刚登峰也是被力捧的基金经理,数据比较或许能说明谁更胜一筹。

首先比较7人的在管产品规模,孙伟的管理规模是278.93亿元,而另一位管理规模超过200亿元的则是王延飞的242.42亿元;对比来看,周云目前在管的规模仅仅为26.85亿元,在这一小分队中在管规模最小。其次比较几人的最佳任职回报,同样是孙伟暂时领先,他从2017年年初开始管理的东方红睿满沪港深混合,所录得的最佳回报约为147.73%;出乎意料的是,这项排名暂时垫后的是张锋,他目前东方红时期在管产品的最佳任职回报仅仅是0.57%。但是,两项数据的领先还不足以说明孙伟具备一哥的潜质,比如从2022年至今的收益来看,孙伟所管理的基金年内净值下跌全部超过16%,特别是惟一实现任职翻番的东方红睿满沪港深混合,截至3月31日该基金今年以来净值下跌约为18.96%。

具体聚焦该基金,Wind显示,作为沪港深类的产品,该基金在业绩比较基准上设定了20%的港股仓位,或许直观的表象是恒生指数在多重因素影响下的不济表现拖累组合,但实际上这类港股部分很少会把仓位打满,而该基金实际上也不例外。去年12月31日时,基金在十大重仓股中持有的港股只有安踏体育、蒙牛乳业和泡泡玛特三只,合计的被持股比例约为12.46%,特别是前两者在去年的四份季报中持续上榜,盲盒第一股则是取代了此前一直被重仓的腾讯控股。但是这三只标的今年表现尚可,特别是蒙牛的跌幅不到5%。

那么问题大概率还是出在孙伟所重仓的内地股票上。从四季度的重仓股来大致判断,其中包括立讯精密、百润股份、酒鬼酒三只重仓股今年迄今的跌幅均超30%,尤其是前两者也是持续四季均上榜。整体来看剔除掉一直重仓的宁德时代,孙伟在组合中还是更偏重于消费板块一些,但是其自下而上所选择的一些标的未能逆市抗跌,消费行业在今年稳增长的背景下强势崛起的概率不大,孙伟若坚持这一思路前景不容乐观。

除去孙伟外,这一小分队中还有周云和秦绪文两位老将最佳任职回报翻番,但是两人也各有问题,权益副总周云目前在管两只产品,它们分别是大数据基金东方红京东大数据和东方红新动力混合,实现任职回报翻番的是后者。但问题在于两只基金一只是依靠大数据被动选股,另一只则是主动选股型产品,两只产品持股重叠较为明显,以基金四季报为例,两只基金的十大重仓股有9只重叠,惟一的区别是后者中有保利发展而前者中有国金证券,那么主动选股的结果基本和大数据吻合一致吗?

而秦绪文参与管理的东方红沪港深同样存在疑问,虽然去年恒生指数整体表现低迷,但是根据基金契约的业绩比较基准,该基金实际上是设计了40%的港股部分仓位,但是12月31日时的十大重仓股中,其已经没有任何一只港股在列了。

9位”新锐”钱思佳偏消费风格蒙阴云

周杨与人共管效果不佳

除去经验丰富的七位基金经理外,东证资管的主动权益团队中还有9位任职时长大约在一两年左右的新人,他们包括了郭乃幸、钱思佳、周杨、高义、张伟锋、余剑峰、蔡志鹏、李竞等,这几位任职时间最短的是不到一年的余剑峰,而钱思佳、周杨、李竞任职均超过两年。

其中,女将钱思佳的知名度无疑最高,虽然她在公募基金经理岗位任职时间刚过两年半,但是她已经是管理规模过百亿的基金经理,同时天天基金网显示,她是公司拟任公募集合权益投资部总经理助理。但是,她的真实选股实力和管理水平还是存在一定的疑问。首先,她目前在管的两只基金分别为三年持有和五年定开的产品,恒阳五年目前处在封闭期、没有规模的困扰,但从资管计划转型而来的东方红启元也是暂停申购和赎回的状态,或许还是担心规模起伏影响操作。

毕竟钱思佳在管的这两只产品,业绩都难言出色。管理时间稍短的恒阳五年,去年全年净值下跌了3.20%,而今年到目前也是下跌超过17%。他在管的另一只基金东方红启元表现相差无几,2020年时尚能同类排名中上,但是去年全年净值下跌3.38%,今年迄今也是净值下跌16.7%。

具体看东方红启元,钱思佳在分散持股的同时还是整体更偏消费,去年四份季报中一直位居前三的伊利股份和荣盛石化表现尚可,但是她长期持有的五粮液、东方财富、立讯精密却在今年的二级市场上表现不佳,而整体偏消费(不包括医药)的风格与孙伟较为类似,同样在今年接下来的股市征战中或并不乐观。

另一位基金经理周杨或许为搭档背锅,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他目前在管的基金共三只,其中与人合管的两只沪港深基金均年内浮亏较大,相反他独自管理的东方红远见价值却能排在同类的前三分之一,他选股中的亮点是长持的新冠治疗概念股万孚生物,该公司因战疫行情走红年初至今上涨大约22%。但是,他同时重仓的希望教育、中航机电等表现惨淡。从这只基金的重仓选股思路来看,周杨似乎没有传统东证资管经理偏好价值或偏好龙头的特点。

此外,从中引发质疑的一点是,凯时kb88国际app,周杨在与人共管的产品中,似乎自己的思路体现得微乎其微。除去上文提到的与秦绪文合管的东方红沪港深外,他与李响和张伟锋合管的东方红睿华沪港深,目前大有直奔同类排名垫底的趋势。若从12月31日的十大重仓对比来看,该基金与东方红远见价值的重仓没有一只标的重叠。如果说周杨在该基金管理中作用不大的话,那么让一位新锐基金经理挂名的意义又何在呢?

当然,针对这一阵营的新生代基金经理潜力几何,第三方的观点并不一致。王晓明指出,虽然李竞管公募时间不长,但他算是典型的东方红自主培养的基金经理,先后覆盖过周期、制造、消费、新能源、互联网等多个行业,2013年开始是券商集合和私募为主,2020年3月开始管公募,持仓也是典型的东方红价值成长风格,持仓中不乏宁德时代、隆基股份、贵州茅台等抱团股,也有思源电气、波司登等偏门股,注重行业均衡配置,基本不会单押某一个行业,甚至很少在一个行业配置超过15%的仓位。

东方红外来人才证明实力尚需时间

总经理张锋在管三只产品业绩平平

当然,对于善于内部培养却频频人才外流的东证资管权益团队来说,他们其实也是两条腿走路,这些年引进过多位在其他基金公司锻炼过的基金经理,比如16人团队中的杨仁眉和张锋,但是在怎样合理使用外来人才上却略显稚嫩,《红周刊》发现其中不乏值得商榷的地方。

2021年10月29日,杨仁眉出任了东方红启兴三年的基金经理,这位曾经在金信基金挂帅过四只产品的基金经理开启了新东家征程。但是到目前仅仅大约150天的时间,他在这只新基金上的任职回报约为-26%。由于产品只发了一份季报,12月31日时的前五大重仓股占比超9%,后五大重仓股的占比均不到6%,因此起决定作用的是前五只股票,它们分别是前三的白酒三大龙头和来自医疗保健细分赛道的通策医疗和爱尔眼科。

如果说管理新基金“喝酒吃药”生不逢时,但是杨仁眉当年在金信的时候也没有拿出令人信服的成绩。数据表明,他在金信管理的单只产品时间均不长,同时规模均较为迷你或袖珍,管理时间最长的是金信行业优选混合,任职回报接近90%,但是考虑到任职期间“喝酒吃药”的投资思路战无不胜,他的业绩也并不能用出色来形容。从他金信时代重仓的行业和股票来看,他应该还是能力圈集中在大消费领域,具体赛道包括了白酒、医药、教育等等。虽然过往投资中重仓医药股不少,但是他并非医药科班出身,这一点与医药主题舵手明显不同。

此外,改换门庭对于杨仁眉更大的挑战是,金信基金常年排名在百位之后,属于挣扎在生死线上的公司。而东证资管属于头部公募之列,基金经理颇受基民和媒体关注,杨仁眉未来或许也有机会管理大规模产品,但是他的能力圈在成长股风起云涌的年代能否外扩存疑,一切或许都是未知的挑战。而在另一位外来人才张锋身上,存在的问题截然不同。

从统计资料来看,早年在信诚基金担任投资副总监时他曾管理过两只产品,后来其公募生涯中断过很长一段时间,直到重回东证资管担任高管,目前他是现任的公司总经理。同时,他还管理着公司的启程、启恒和鼎元等三只产品,可以看到三只基金都是集中成立于2019年和2020年的产品,虽然合计的规模直奔200亿元而去,但是迄今给基民实现的回报却微乎其微。

以三只产品中年内表现最差的东方红启恒为例,实际从成立以来发布的三份季报来看,张锋的配置思路似乎主要集中在沪深300中的蓝筹上,具体标的还是以核心资产类的蓝筹股为主。例如去年12月31日时,我们看到的还是五粮液、贵州茅台、海大集团、迈瑞医疗、宁德时代等这类投资者耳熟能详的标的,但是这些公司在今年一季度显然成为遭遇杀估值的主流,同时似乎更能体现张锋主动选股能力的几只标的股,今年却遭遇更大幅度的回调,它们包括了恒立液压、绝味食品和绿地谐波,迄今年内回调都超过了35%。从卸任信诚基金的基金经理到在东方红再度担任基金经理,中间间隔了大约9年的时间,这其中内地公募的投资逻辑早已迭代更新数次,若仅从投资业绩来看,张锋或许还需要时间来调整。

“近两年东证资管权益类基金业绩表现不理想,投资者对东方资管的管理能力产生不信任,导致基金份额缩水,继而产生恶性循环。在产品结构方面,根据最新出炉的2021年公募基金盈利数据,在亏钱的基金公司中,东证资管亏损约47.35亿。”庄正指出。

(本文已刊发于4月2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上一篇:俄官员:坚持将白俄罗斯作为俄乌谈判参与者、乌克兰安全担保国
下一篇:没有了